工程建设需顺天时应地利聚人和 ——以矮寨大桥为例的哲学思考

2021年02月22日13:44:49 交通新闻网 177 views 交通新闻网
摘要

经典工程,从来都是某种历史的存在。比如长城、故宫、赵州桥等,已演变为一种符号,成为历史诗篇中一个音符,她会伴随着时代沧桑变换的节奏,被某种力量不时地叩击,在天地

经典工程,从来都是某种历史的存在。比如长城、故宫、赵州桥等,已演变为一种符号,成为历史诗篇中一个音符,她会伴随着时代沧桑变换的节奏,被某种力量不时地叩击,在天地间回响。经典之所以能够历经时光而不朽,于技术层面之外,必定还有其深厚的文化蕴含。

“和”文化一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,也是中华民族的大道。儒家遵循“上应天理,下合人伦”,道家信奉“天人合一,道法自然”,蕴含的都是和谐理念,其要义指向,就是人与天地的和谐相处。一个工程能够成为传世的经典,也一定是“顺天时、应地利、聚人和”的和谐载体。

结合湘西矮寨大桥工程实践,从工程的规划、设计、建造与营运等视角,笔者想谈一点工程建设中“天地人和”的浅显认识与感悟。

工程建设要顺天时 顺应时代感召,体现创新精神

“心忧天下,敢为人先”,是湖湘文化的精髓所在。作为交通建设者,顺应时代感召是工程师应有的责任与担当。笔者一直在思考,工程建设如何体现创新的时代精神,如何才能成为引领技术发展潮流的路标?

很凑巧,在矮寨大桥不远处,有一座在中国桥梁史上很有地位的桥梁,叫“能滩吊桥”,这座桥是中国第一座现代意义的悬索桥,是周光召院士的父亲周凤九先生1937年主持建造。

前辈的激励与时代的感召,让我们充满奋斗与创新的豪情,通过不懈努力,矮寨大桥终于取得了新结构、新工艺、新装备、新材料等方面“四个世界首创”,并为山区桥梁建设提供了可复制的解决方案。

发明的“轨索滑移法”新工艺,突破传统工法局限,解决了山区主梁架设的难题,为世界贡献了悬索桥施工的“第四种方法”。

工程建设要应地利 敬畏自然、融入自然和反哺自然

交通建设曾经历过高填深切、大开大建的粗放型建设阶段,给环境造成了一些难以挽回的遗憾。鉴于此,国家及时提出了资源节约、环境友好的“两型社会”建设理念。

桥梁建设常常面临一个囧境,现有工程技术在山区往往需要对两岸山体开挖,难以避免破坏环境。

矮寨大桥横跨德夯大峡谷,山峰秀丽,气势磅礴,这份鬼斧神工的自然之美,如何才能不被打扰?如何让工程结构自身的力学美,与环境完美融合而相映生辉?对大自然这份沉甸甸的敬畏,让我们把工程与环境的融合,作为首要的、慎之又慎的考虑因素。

鉴于此,我们创造性地将桥塔直接设置于峡谷两岸山体之上,而桥面则选择在半山腰直接与两岸公路隧道相连接,在世界上首创了一种桥塔与桥面分离的新的桥梁结构体系,既避免了上百万立方米的山体开挖,又使得桥梁结构就像是自然生长在天际,与峡谷浑然天成。

现在的矮寨小镇,晴日里,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灰塔红桥,互为点缀;夜幕下,月华满天,星光点点,长虹生辉,交相辉映;行走间,峡谷恢弘,公路蜿蜒,桥梁壮美,祥和美景尽收眼底,成为美丽湘西新名片。世界也高度关注,美国NBC推荐其为“世界十个非去不可的新地标”。

工程建设要聚人和 传承历史、承载文化和服务民生

湘川公路曾经是抗战时期通往大后方重庆的唯一通道,其中矮寨盘山公路这一段,特别是大桥正下方的山路十八弯最为险要。1936年,迫于抗战形势,史载两千多民众完全靠手搬肩扛,仅7个月即告建成。

我们当铭记,为了这段短短6公里路,有200多民众长眠于此。遥想当年,多少人员和物资都是踏着这段先辈用血肉铸就的路撤往后方。如今,路边静静耸立的“湘川公路死事员工公墓纪念碑”和“开路先锋铜像”,仿佛在默默地述说着中华儿女不屈不挠的抗战史。

今天,矮寨大桥承载着湘西人民的执着奋斗与创新,在山路十八弯上空飞跃,成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程中一个厚重的历史坐标。站在桥头把酒临风,这一刻,能感受到时间与空间都在这里凝固、交汇,一种时空两望的感慨油然而生。

湘西文化独特,诞生了沈从文、黄永玉等一大批文化大师。矮寨大桥把湘西人民的热忱,呈现于豪迈的桥梁结构设计中,以最高礼遇恭迎八方来客;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执笔为大桥画写了桥铭,浓郁的地方特色元素使之成为湘西新的文化图腾。

值得自豪的是,矮寨大桥现在已成为国家4A级景区,每年仅门票收入就达5000万元,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,一座桥梁即成就一个景区的典范!也成为了湘西人民通往小康的一座幸福桥、民生路。

“顺天时,与时代同步;应地利,与自然交融;聚人和,与人民同行!”或许,这应该成为我们桥梁工程建设者所需要具备的哲学思维与追求。